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焦点

疫情锁户,多少人们在为生计苦撑

一场新冠肺炎疫情,已经无可避免的成为每个人生活的主题。愈是在这种时刻,我们愈发怀念那些平常又普通的日子,随心所欲地逛街、吃火锅、看电影……

一场新冠肺炎疫情,已经无可避免的成为每个人生活的主题。愈是在这种时刻,我们愈发怀念那些平常又普通的日子,随心所欲地逛街、吃火锅、看电影……然而被疫情打断的,不止是普通人的日常生活,无数中小商户的生计也在受到冲击。

我们偷空,记录了一些各个行业里的商户,他们被疫情突然拉离了轨道的情境。希望疫情早日过去,我们都能恢复,平平常常的日子。

阿呆家的饭馆 讲述人:阿呆妈妈

“备了十几万的原材料,只卖了一个大年三十。”

阿呆家在西安开饭店,已经十多年了,靠着这些年积攒的口碑,今年过年的订单稳稳的,又能超过去年很多了。过年这段时间,是餐饮行业的旺季,家人、朋友、同事各种聚餐不断。年夜饭很紧俏,有些老主顾半年前就交了订金。算了下,今年截至大年初五的订单有300桌左右。这之后就不接单了,阿呆的妈妈说,都给员工说好了,从初六放到初十。

为了过年这段时间,阿呆爸妈早早就采购好了食材,光各种原材料算下来,就在十几万朝上。快到过年的时候,菜价肉价越贵,当然得提早准备,这些都是往年的经验告诉的。

也不是没有注意到网上说的疫情,只是过年的时候都忙,再说谁能想到西安也能传得这么厉害呢?准备了这么久,就忙乎了一个大年三十!大年初一一早,电话接连不断地打来,都是要退单的。不等街办和工商通知,阿呆的爸妈就知道不妙了。阿呆妈妈说,早知道疫情这么严重,今年就不准备了,早早给员工放假,也不至于亏损这么多。

准备了十几万的食材,只卖了一个大年三十,剩下的食材,半送半卖,最后一次找了人拉走,卖了1619元。亏了多少,谁还有心情算,往常一天营业收入在1万左右的时候,刚好能包住成本,现在这个时候,没有进的钱,员工工资、租金还都是固定成本,唉。

餐馆门口已经贴了封条,即便不贴,现在人连大门都不敢出,谁还会来吃饭呢?没办法,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了,都得等这疫情过去再看了。

服装批发行业 讲述人:圆圈

“工厂不开工,整个春天要完了。”

圆圈跟人合伙做服装批发生意,时装、外贸尾单都有,批发占大头,零售占一小部分。去年十月给房东一次性交了35万的房租,到1月份,相当于开工了四个月,剩下的日子就只能听天由命,只要疫情不结束,只能看着房租往外扔。减免租金?怎么可能!

年前圆圈把铺子里冬装都清完了。按照往年的惯例,休息四五天,初五的时候就得往广州走,赶在初九之前店里得上好春装。今年,广州那边通知开市的时间,从2月1日(正月初八)延后到了2月10号(正月十七),又从2月10号(正月十七)延后到了2月21号(正月二十八)。不止广州,青岛、深圳的市场都在放假,没有春装,进不了货,什么都白搭。

圆圈说她也不敢去进货,别人也不敢来她这进货。最关键的是,服装又不是必需品,在这种时候,谁还会想来买衣服。就算在线上,三个微信群里,也卖不了货。工厂的外地工人过不去,整个物流园也封了,没有货,同行都在诉苦。他们这种小个体惨淡,同一个商场里的大户更惨,房租成本更高,广州那边的更惨,十来平米的铺子一年房租好几百万。

大的品牌商也不好过,他们往往在冬天就要开始找春天的样板,早早做设计,三月就得开始上夏装,这下全被疫情耽搁了。

电影院经营者 讲述人:曹先生

“电影院行业,可能没有那么快恢复。”

曹先生说,电影院暂停营业的时间,比商场还要早一些。大年三十当天结束,所有的电影院都暂停营业了。原因是今年春节档的7部电影全部撤档了,没有新上映的电影供电影院放映,自然也不会有观众走进电影院;再加上电影院本来就属于室内密闭的人员密集场所,又是在社区比较集中的地方……

全国99%的电影院都在大年三十停业了,因为电影都是同步上映的,大家都没片子了。

行业内,对2020年的电影市场充满了担忧,进入1月后市场持续低迷,所有影院指望2020年春节档票房高,能够让电影院经营方面得到喘息的机会。因为去年春节档那月票房是104亿,今年预计至少在120亿以上,增长10%-15%。而现在占影院全年收入的20%-25%的春节档票房,就这一个月就没有了。

电影院的运营成本包括四个方面,租金是最大头,第二是人力成本,第三是分给院线和制片方的分账款,第四是电影专项基金和相关税收。电影院每卖100块钱最终能留一半,这一半需要支付人力、水电费、物业、空调费、折旧摊销,今年这种情况,估计日子不会好过。

一般8-10厅的影院一年的最低运营成本在650万左右,每个月的运营成本平均在50万-60万左右,光房租、物业费的成本占到30万左右。这还是不算折旧摊销的情况下,如果算上折旧摊销,每个月成本就在70万-80万了。

并不是疫情结束,观众就会到电影院来看电影了,当疫情确定出现拐点或者接近尾声以后,电影的制片方和发行方得先确定原本在春节、元宵节、情人节要上的片子。这些片子全部都撤档或者更改档期了,需要重新确认档期,然后再通过电视、广播、新媒体等各种媒介渠道来告知观众上映时间,前提是疫情真的好转,经过这几个步骤,保守估计影院恢复正常得到4、5月份以后了。

像万达、中贸、MOMOPARK、金辉等,这种商业甲方减免一两个月租金的当然会对影院有帮助。但如果按照4、5份恢复正常的话,其实从1月底影院就没有正常营业收入了。曹先生说他们也在密切关注上海、广州的行业协会的倡导,看看能否平衡商场和影院双方的经营成本。理想状态是1、2月份减免、3、4月份减半,当然这取决于甲方商场的态度。大部分的电影院目前还没有收到商场减免租金的通知。

疫情带来的损失对于影院行业是致命的。截至去年底,全国开业的影院是11814家,票房收入在500万以下的7562家,占了64%,这是在2019年没有受到疫情的影响,这些影院今年将失去赖以生存的春节档期票房收入,以及后续几个月的影响,在今年这种情况下,又有多少家影院无法支撑下去?

旅游行业 讲述人:月牙

“瞬间失业的日子,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放晴。”

月牙说他们公司主要靠寒暑假两个旺季来收客。1月25日,中国旅行社协会发布消息暂停全部团队游,1月27日以后开始的订单全部退团。春节期间的订单多以出境游为主,客户盈利整体高过平日很多,但目前因为疫情影响,国内的航空公司出境航班及包机大多停航到3月底,她还不知道,怎么度过无客户无业绩无收入的这两个月。

本来期待的旺季,现在也变成了跟客户反复沟通解释的过程,按照合同约定,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因素,一般会根据实际损失情况与客户协商解决,扣除损失后其余费用退还客户。主要问题在于,过年期间的团队游,一般是提前给航空公司支付机票款,旅游目的地的用餐住宿用车,都是提前支付费用,但是有客户要求必须全额退款。这些,都只能等正式上班开工后核算,公司只能尽量将客户损失降到最低。旅游行业受到严重打击,是没办法避免了,这时候真的希望彼此都能多点理解。

网咖老板 讲述人:诺诺

“再这样下去,下半年的房租估计挣不出来了。”

诺诺家开了一间500平的网咖,带水吧,有自制饮料和简餐提供给需要的顾客。网咖都是24小时营业的,停业这段时间,诺诺开始担心的是物料会过期,做饮品的原材料保质期不长,水果干脆就发给大家了。这两天听人说南郊有一家网吧光锁了门,没留人值班,结果内存条和显卡被偷光了,他的网咖更不敢离人了。

诺诺说,网咖这种行当根本不敢停下来的,运营成本太高了,网线都是专线专用,一个月光网费就六七千,加上人员工资四万,房租四万,平均成本在十万左右,他们给房东交房租是按半年起交的。

诺诺叫苦不迭,自从1月24日接到停止营业的通知后,再没新的消息说是什么时候开业,网咖撑一个月还行,再这样下去,下半年的房租估计挣不出来了。

滑雪俱乐部老板 讲述人:六哥

“就指着挣冬天的钱呢,这下滑雪场都关了。”

六哥是专业的滑雪运动员出身,去年10月份在曲江开始做室内滑雪训练中心,说是就指着挣冬天的钱呢,现在因为疫情,室外的滑雪场都关了,相关的滑雪培训、体验整个都停了。

这个训练中心积累了他多年心血,前期投了上百万,购买学具、服装,他们在室内通过传送带模拟滑雪场景,教学员滑雪技术和动作要领,然后带到各个雪场去体验,按次给雪场支付场地费。有个教练之前在宝鸡眉山的滑雪场,听说疫情严重,干脆就没下山。

商场这边通知,预计开业时间在正月十五左右,具体时间待定。本来有一波客人准备过年的时候回来集中学习,学习完后直接去雪场体验,现在因为疫情回不来,办了会员卡也只能给人退。六哥说,训练中心这边正常一个月的运营成本至少在13万,现在处于停运状态,租金和人员工资是固定成本,成本说起来,也就省了电费的部分,每个月1000多块,暂时还没有收到商场减免租金的通知。如果还不能开业,只能眼看着每个月13万的成本往里扔。

教育培训行业 讲述人:莫里

“都是线下的课程,没办法消课。”

莫里是大年初三那天,收到暂停营业的通知。

疫情曝出来的时候他们的课程已经结束了,对于教育培训行业来说,寒假正处在淡季,但是开学之后就是旺季。寒假结束就是报名高峰期,正常来说周六(2月8日)他们已经复课了,按照目前的形势肯定上不了课,不能安排上课,就没办法消课,即使钱收了也进不了账,也没办法招生,整体业务处于停止状态。

莫里的员工中以外地人居多,除了考虑商场开业,员工能不能回来,是否需要居家隔离都是需要考虑的因素,教育局对学生上课的意见还不明朗,估计即使商场重新开业,作为教育培训行业重新恢复也是相对比较晚的。

正常情况下,公司单月的运营成本在45万左右,现在的情况下,只能尽力压缩成本,好在员工愿意一起挺过这段时间。不降租的话,现在单月成本在20万左右,没有任何收入,只能动用各校区的储备资金来度过疫情期。莫里已经收到其中两家商场给的减租消息,2、3月份免租半月,但是目前的疫情状况不知道之后会发展成什么样,整体还是待定。

现在学生没办法来消课,莫里和同事们准备了很多免费的线上课程提供给学生,虽然比不上线下教学的效果和互动性,但也争取能帮助到孩子们继续保持学习英语的兴趣。

面馆 讲述人:张林

“还好规模比较小,年前的库存都清了,后面不好说。”

张林家的面馆开了17年了,卖面,还有豆花泡馍。家庭小规模经营的面馆,相对来说还有一点腾挪空间。基本上每年春节,张军家的面馆都会休息一段时间,从腊月二十四五到初七八。房东通知停业的时候,他们已经回老家了,县城到西安的城际大巴都停了。他们原本也打算过年多待些时日,晚点营业。

目前需要承担的成本主要是一个月2500的房租,水电没人用到没事,估计到时候得扔些调料。虽然说暂时挺过一段时间还可以,但如果疫情继续下去,首当其冲的就是完全失去经济来源。

还有就是,年前已经谈了三四家加盟店,这些店刚刚走上正轨,可能打击会很大,后期的加盟计划和品牌推广都得放一放。到正月十五还不能正常开业的话,后面的损失是没法计算的。按说这会家人应该都在西安(准备开业)了,现在只能在老家等消息了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“灯谷网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engoo.net/sociology/721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)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QQ交谈

邮箱:190707072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9:00-17:30(节假日休息)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加好友

微信扫一扫加好友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