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社会焦点

湖北的问题,在浙江找到了答案!

真正为民的人会懂得,什么叫哀民生之多艰。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。我们还要为SARS付出多少代价?我们还要为新冠肺炎付出多少代价?

今天,一条微博刷屏。

关于《中国新闻周刊》的两份专刊。


17年前非典,封面写着:

我们还要为SARS付出多少代价?

17年后,同样疑问再次发出:

我们还要为新冠肺炎付出多少代价?

历史惊人相似。


一月来,疫情仍未消散,拐点仍未出现。

人们的情绪被悲伤、感动交替消磨。

是时候,思考真正的问题了。


如何不再重蹈覆辙?

死亡与恐惧,最终可以教给人类什么?


后人哀之而不鉴之,

亦使后人复哀后人也。

这个答案,在浙江身上。

疫情面前,生死时速。

湖北处在漩涡中心。


然而,全国第一个发动公共一级响应的地区,

却是——浙江。

1月23日响应下达,浙江立即着手两件事:

一、24小时排查。

逢车必查,逢人必测,逢鄂必登记!

码头、客运站、地铁、高铁,全面消毒。

高速公路收费站,24小时防疫检查。

二、严格隔离到户。

城市,每户一张出入卡。

乡下,每人一张通行证。

限制出行次数、时长。

宁波朋友的小区通行证

这个响应,比湖北还早1天。

在全国陆续开启响应之时,浙江,已经完成了抗疫的基本准备工作。

而湖北呢?

轻慢。


灾难爆发后我无数次想过:

如果当初听了李文亮医生的预警,抓住黄金救援时间。

如果当初不提出「不会人传人」。

如果封城时间,再早一点。

空城武汉

但,没有如果。

2003年,柴静在非典前线看见裹着白布的病人从她身边推过,

而新闻却播报「人们不必戴口罩上街」

广州某医院几十名医生护士感染住院,

报社却发布《广东非典型肺炎已得到有效控制》


比恐慌更可怕的,是轻慢。

17年后,湖北政府再次失守。

结果对比鲜明。


截止昨天,全国新冠肺炎确诊病死率2.1%。

湖北病死率却在3.1%,武汉则接近4.9%。

而浙江,未出现1例死亡。

连续两天,确诊人数增速下降。


微博上,每天轮播着武汉人民生与死的故事。

一位患病孕妇,赌博般把怀胎十月的宝宝接生下来。

谁知孩子也被传染了肺炎,成了此次疫情中年龄最小的患者。

一位94岁老人老人,儿子感染肺炎住在ICU。

他每天在病床前坐着,握着这呼吸机上儿子的手。

后来,老人问护士借来笔纸,写下:

儿子,要挺住,要坚强,忍一忍。

湖北水深火热,政府疲于奔命。

而这时,浙江政府再次走在所有人前面——

开始考虑经济损失对市民生活的影响。


商场关门,复工推迟,普通人生活被连底抽掉。

对普通人而言,手停口停。

于是,浙江政府做了第二件事:

平稳经济。


昨天,《浙江支持小微企业渡过难关17条政策》下达。

提及企业税收延期缴纳。

若疫情损失严重,税收可申请减免。

对房租、水电下调或减免,返还失业保险。

你的风险,政府来背。

你的损失,政府来赔。

众所周知,浙江是世界超市,义乌,更是中国制造中心。

机器停转,全国物资将无法供给。

随后,浙江给所有打工者吃了颗定心丸。

只要返工,吃住费用政府承担。

并提供4万张床位,给返工人员隔离使用。

考虑到这一步的,全国,浙江是头一个。


疫情是面镜子,照出了湖北的轻慢,

也照出了浙江的敬畏之心。


切尔诺贝利时,苏联政府把1万5伦琴通报成3.6伦琴。

而轻慢的代价,是27万人身患癌症,救援队上前线3分钟就会辐射而死。

《鼠疫》中,省长坚信自己不可能正好碰上瘟疫。

而轻慢的代价,是奥兰城终日笼罩在死尸的恶臭中。

新冠肺炎后,500万人离开武汉、百步亭爆发、可防可控......

轻慢,是自大,是对自然的无知与傲慢。

是危急关头的大忌。

试问,湖北政府,是否喟然?

加缪曾在《反抗者》中写到:

每次的含糊不清与误解,都会造成死亡。
而清晰的言辞与简洁的话语,可以挽救这种死亡。

疫情面前,坦诚为上。

显然,湖北政府再次败北。

当初,省长王晓东保证:物资充足!

四字承诺背后,是武汉多家医院物资紧张。

是协和医生上网跟网友求救。

无奈,王晓东承认:

湖北医疗物资紧缺。
不仅武汉,全省其地方普遍严重不足。

监督之下,真相经不起轻轻一戳。

而另一边,浙江明明拥有最强的物资生产能力。

政府却坦言,缺物资,很缺:

医用外科口罩缺400万个,防护服2万个。
希望大家帮帮忙。

看到家乡告急,浙江民众纷纷助力。

浙商会长邓惠燕,几乎买空莫斯科的库存,将244箱医护物资运回国内。

浙商赵普洲在柬埔寨买下家工厂,生产口罩。

后台读者告诉我。

有个浙商单枪匹马从香港奔赴温州,18小时送2万个口罩给温州。

此时,民间力量补足政府力量,可解燃眉之急。


大局面前,懂得示弱,直面问题。

而非逞强称能,让事态愈发严重。

这种自知之明,难道不值得全国学习?


地方风气,耳濡目染。

同样的差距,也发生在地方红会。


这次,湖北红会沸沸扬扬。

全国人民捐赠物资,协和医生频频求助。

进得了战地的央视记者,进不去湖北红会的仓库。

不透明,不公开,不及时。

众望所失。


而杭州红会,每天于《杭州日报》第四版公示。

从捐款资金,到物品数量。

线上更是实时更新,捐完刷新,结果立现。

善款账目精确到小数点后两位。

当地人放心,甚至兴起「捐1块钱到红会留名」的全民行为。

至于物资发放?


B站@俊平大魔王 报名志愿者,拍摄杭州实地情况。

红会仓库小,接收货量大,必须保证当天货当天运出。

提交物资调拨单后,几分钟就可收到送往医院的指令。


危机关头,坦诚是最重要的品质。

是与疫情斗争的唯一方式。

前人说,知己知彼方百战不殆。

若己都不识,如何应战?


疫情爆发前,当杜渐防萌。

疫情爆发后,当开诚布公。


试问,湖北政府,是否喟然?

大家或许不知,处理这次疫情,浙江还有一个杀手锏。


当省长袁家军下令,严查武汉来浙人员时,

他们没有启动居委会上报街道,街道上报卫健委的冗余程序。

而是联合阿里巴巴,1天搭建出「疫情信息采集系统」。

足不出户,一部手机就能查疫情、报线索。

浙江,还是全国省级疾控中心里,首个成功分离毒株的实验室。

这不是科研人员偶然的运气。

而是阿里出资1000亿建立的阿里AI达摩院,给浙江疾控中心助力。

算法专家顾斐在实验室加班加点。

这里看似只有他一个。

其实身后几十人的团队,都在默默支援。

技术抗疫,是浙江政府开辟的新道路。

而那个杀手锏叫——数字化。


为什么浙江数字化如此强?

一、起步早

当年,阿里依托小商品发家,带来互联网模式。

2003年政府看到利好,提出建设数字浙江:

「这是一场长期、持久地自我革命」。

二、决心强

决定走数字化这条路后,目标一个接一个定。

从「最多跑一次」到「三服务」政策。


官僚体系中,签字和盖章代表权力传递,是极其特殊的仪式,

但2004年,浙江政府力排众议,出台《中华人民共和国电子签名法》。

迈出政务信息化的第一步。


被广为称赞的「最多跑一次」背后,

也是政府各部门数据透明,数据共享的勇气。


浙江为官,在乎传承,

不争朝夕,细水长流。


早在15年前,他们就开启了为民办实事的长效机制。

「一件接着一件办,一年接着一年干」。

15年后,这句话还在做,只不过从线下,搬到了线上。

而更大的利好,将在这次疫情和未来展现出来。

可谓功在当代,利在千秋。

再问,湖北政府,是否喟然?

说来说去,归根结底的道理只有一条:

治国安邦,当以人为本,以民为先。


再进一步:

把人当人看。


浙江政府最早响应,最严管控。

发布会上,遇事不怕,直言不讳。


起初,浙江确诊人数仅次湖北,温州排在浙江第一。

为此,白岩松在《新闻1+1》连线问其原因。

市长全程脱稿,对答如流:

我们在武汉和湖北的温商约18万人。
春节前约2万人返回,除夕更多。
省制造业中湖北员工约33万人。
这些新温州人在接下来将造成更大压力。

浙商满天下,流动性强。

浙江制造业发达,未来挑战严峻。

例证清晰,条路顺畅,困惑迎刃而解。


而湖北的表现,却一言难尽。


黄冈市卫健委主任唐志红。

问她当地多少人确诊,她磕磕巴巴:

我记得…200个…左右。

问她目前收纳多少人?

她拨通电话大喊:

数字多少?赶紧告诉我!

再看湖北「108亿省长」王晓东。

通报物资时说仙桃市口罩年产量108亿。

此话一出,工作人员连忙递上纸条。

哦,哦,口误。
不是108亿,是18亿。

30秒后,工作人员再次提醒:

哦,哦,是108万。

严肃会议张口就来,直播数据宛如儿戏。

我们需要什么样的政府官员?

是敢拿着表格,对人民群众如实通报情况的杭州副市长。

是引进100万只口罩,承诺免费给大家发的宁波副市长。

这叫心系人民。

这叫对个体的尊重。


康熙年间,出自浙江的陆稼书被称为天下第一清官。

他所需用品,均出资自备。

平时和役吏一起种植蔬菜,瓜果。

当有便捷的利益摆在他面前时,他断然拒绝:

吾一人得利,却使千万穷苦百姓受难,怎能安心!

真正为民的人会懂得,什么叫哀民生之多艰。

时代的一粒灰,落在个人头上,就是一座山。


在其位,谋其职,

正是此理。

人民从来都有记忆。


人民会记住恶意。

当年汶川地震,举国为同胞捐款捐物资。

结果谁知,很多物资根本没送到灾民手中,

反而被红会堆在仓库发霉。


后来,郭美美事件,天价帐篷,天价矿泉水。

我们记得。


直到这次,湖北红会物资调度不到位。

网友直言,以后绝不会给红会再捐一分钱。


人民,也会记住善意。


这次疫情,邻居日本,几乎倾尽全力相助。

日本300多个城市与中国建立友好城市关系。

有些人口2万的小城市,甚至把抗震物资拿来捐赠。

他们在物资上写下:

山川异域,风月同天。


又印上《诗经》:

岂曰无衣,与子同裳。

自民党官员说:这是我们两国间的友情。

就像邻居家发生火灾,我们一定要去援助。

他们给当地中学生发了手册,里面提到不要把中国人当成病毒。

这些举动,我们都看在眼里。

身边朋友说:

疫情过后,一定会去日本旅游,好好拜访。


人民会用脚投票,而投票的规则只有一条:

以德报德,以怨报怨。


政治学里面有个著名理论——塔西佗陷阱。

指当公信力一步步下降时,最后无论说真话或假话,做好事或坏事,

都会被人民认为是说假话、做坏事。


在武汉对500万人作出说明时,

大家在评论区质问红会事件。

在湖北红会作出声明之后,

大家又开始问鄂A车事件。

循环往复,湖北政府已经落入陷阱。


他或许会疑惑:

到底怎么才能让网友满意?

到底怎么他们才能不再纠缠?

有人觉得冤,但我觉得一点也不。


这是给所有地方政府敲醒的警钟。


前人无数次说过,水能载舟亦能覆舟。

的确。

水能载舟,推着浙江政府,走向更好的未来。

水能覆舟,让湖北政府丑态毕露,不留余地。

希望为民者能真心忧百姓之忧。

无愧良心。

无愧这片土地上最善良,最勤劳的人民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“灯谷网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engoo.net/sociology/720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)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QQ交谈

邮箱:190707072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9:00-17:30(节假日休息)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加好友

微信扫一扫加好友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