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人物访谈

许东亮:光的尺度

在建筑尺度下,我们在做照明的设计的时候,我想,要关注空间和人,比如说我们做一个建筑,这样很著名的建筑,我用光怎么去表现?

大家知道很多人都喜欢尺度越大越好,连拍电影都喜欢大尺度。超尺度的梦想在我们过去发生了很多,比方说有个很伟大的建筑师,他叫柯布西耶,学建筑的人都知道,他曾经认为巴黎应该有超尺度。大家觉得巴黎好不好?巴黎是这样的,直到今天,巴黎没发生变化。

但是柯布西耶认为巴黎不好,拥挤、脏乱、不整齐,巴黎应该发生改变。因此,他提出了巴黎是这样的,拆除所有的巴黎,剩下塞纳河,因为河是没法拆除的。这样的城市好不好,当时他认为这叫光辉城市,高楼林立,所有的汽车都可以自由地跑,上面人自由地行走。

这样的城市呢,巴黎的市长不听,巴黎的人民不听,我觉得巴黎觉悟太低,巴黎现在仍然是这样的。

但是这个活动呢,这个倡导呢,影响了全世界,非洲、亚洲、美洲,因此,今天呢,我们看到这个光辉城市终于在中国实现了,是这样的,这样的城市好不好?

非常好,因为很贵,大家在座的很多人买不起,但是超尺度会给我们带来很多做不到的变化,当然有一栋楼的时候不是这样,超尺度就会变成这样。

我自己也非常喜欢超尺度的研究,大家觉得这个楼,不认识的请举手?没有。这个楼的尺度很大,但是我觉得它的形象不符合我们喜闻乐见的特点,我尝试着能不能改变。

因此我觉得,这个以它为单元,建筑面积55万平米,高度234米的这样的建筑,我给它组合一下,把它的喜闻乐见的特点表现出来,靠在一起是不是更安定一些。

如果很多同学觉得靠在一起还是不好的话,我连在一起,这样的感觉的话,是不是更稳定,但是很多人觉得不够高,因此我们做成八面玲珑,这样好不好,这样更好,如果把它全部组合起来,我们形成一个巨构的话,我们的地方会空起来,柯布西耶的方法就可以实现。

因此我有一个梦想,就是把它做起来,做得更大,我用800个这样的基本的单元,做了这样一个超尺度的梦想,形成这样一个作品的展览,总高度1872米,总面积4.4万万平方米。

可惜的是,我没有钱,在座的有没有钱,我做了个两千五百分之一的模型在北京、在深圳展览,下一回如果成都愿意的话,我的这个展览募捐,希望有一天能够盖起来。

但是我作为一个照明设计师,我实现了我的超尺度梦想,在一个大尺度的城市里面,用光做了一个超尺度的实验,就是青岛,我们做了一个浮山湾,把整个城市能够点亮起来,这个尺度够不够大。

一到夜晚,海里是灯光,天边是灯光,一片欢腾,青岛人除了喝啤酒,还要看夜景。这样尺度够不够大,当然这个大尺度下,小尺度它注定会消失,大家来看一下大尺度的震撼。

我小的时候买不起电视,等我上学的时候听说有21寸这样的电视,后来人们喜欢把电视组合起来,我把城市做成一个电视不是更好吗?这样不是更伟大吗?所有城市都动起来的时候。

这个震撼呢,带给大家的力量是完全不一样的,王菲在高歌,我们可以任意地来操纵城市,让城市由我的想象去腾飞,让城市在我们的灯光下来做得很热闹。

大家可以看一下这样的蔓延在上海也可以看到,上海也是点亮灯以后,大家发现它也会亮起来,也是超尺度的表演。

当我们到了深圳以后,来了都是深圳人,我们都热泪,我爱你中国,也点亮了。

下一个就是成都。

广州的灯光秀,本来想开幕节少来一点人,十五万人都在等着,都要入场,因为人们喜欢的都是超尺度。

那么这种尺度实际上在各个领域都在蔓延。比如说互联网领域,它的想法是什么样,就是超尺度的,我们看单车。

我小时候买不起单车,很贵,我上班的时候,一九八几年的时候,我们骑自行车,中国是自行车王国,我说那错,现在才是自行车王国,随便骑。这就是自行车王国。

因此,超尺度的背后有超尺度的结果,谁也预料不到结果是什么,我每天早饭以后骑着共享单车到单位,到单位门口发现,“饿了么”为人民服务,我说没饿呢,但是我们很多人在取消食堂,准备做这样的理解,这样的行动,最后吃完以后发现,剩下来的东西和吃的时候是一样的。那么这些又都哪里去呢?

过去老人吃完饭以后把饭碗带到坟墓里,两千年以后打开一看,文物。现在的垃圾到两千年以后打开一看,塑料。也许是文物,但是太多了。

因此能不能寻找恰当的和环境的对话方式,我发现枯山水挺有意思,老和尚没事干,在心情好的时候,非常平静地在做一幅山水画,心情不好的时候,波涛骇浪,但是,枯山水没有发生任何变化。

我们的地坛,古代的地王拜会的时候,就是烧香,烧完香就下雨吧,烧完香就丰收吧。仔细一看,田地里虫子该吃还是吃,丰收不丰收不知道。今天可不一样,下雨吧,不下雨,人工降雨。因此我们对话的方式发生了根本的改变。过去,我们对自然是没有伤害的,今天的伤害很大。

我和同伴们到威尼斯看日出,结果在一个离岛上没看到日出,拿一支手电,哆哆嗦嗦地照亮了,做一个海市蜃景,大家在海边跑,我发现一支手电的力量相当于一个岛。

我们跟学校同事组织了一次讲演,这个讲演发现,一个建筑没有钱盖窗户,后来发现,建筑为什么要有窗户呢?在这里面上课,风吹来,雨打过,结束,一天的讲座完成,我们对自然没有损害,建筑仍然没有窗户,当然,建筑没有窗户主要是没有钱。

在建筑尺度下,我们在做照明的设计的时候,我想,要关注空间和人,比如说我们做一个建筑,这样很著名的建筑,我用光怎么去表现?

我想到了以后这样的表现方法是非常地好的,在很温暖的屋里看很冷的室外,很温暖的颜色对冷的室外的时候,我们完成这样的一个建筑。

用我们的专业方法来诠释它,这样是不是更好一点?达到的效果发现,就是一个冰天雪地,看到里面非常非常地温暖的这样一个形象。

我们的光很少,我们在试验的时候发现,不要用那么多光,打一半就足够了,这样形成的感觉,立体感非常好。人走过来,沿着光走到屋顶上,沿着光漫步。

有人,有光,非常贴近人的这种感觉,是不是更好。

因此我们在探索在近人尺度下能够做什么。比如说我们很多人不喜欢坐公交,但是没钱,没办法只能坐公交。公交也可以像五星级酒店一样很讲究,公交上我们加入很细小的光,你发现公交车站是不是很高级,以为到了五星级酒店,来的却是大巴,不是劳斯莱斯。

但是这样的改变,对我们的空间环境是不是发生了很好的变化,在近人尺度上改变比大的尺度更好。因此我们做一个街道的时候,用专业的方法,我们沿着人的方向走,地上有船,我们打亮,二楼有人,在看船,三楼也有人,用光来指路。

我发现一个台阶,孩子要玩儿的时候,要看清水,不要掉进去。船过来以后,看清桥,自然形成了月亮门,在我们近(人)尺度上,创造一种风景,我们是切切实实的能够感受到一个微小的光,有时候用光创造景色,我们可以这样思考。

这现在为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很焦虑,因为越来越多的人感觉知识太多,自己掌握的太少了,因此我们回归到一种很近的感觉,创造新的思维方法。

我去马塞的时候发现,马塞挺有意思,既然创造光很难的话,我用小的尺度,这个大巴里面,坐大巴的时候,我可以喝酒,可以跳迪斯科,还可以谈恋爱,这样的大巴谁不愿意坐啊,我们为什么要坐普通的大巴呢,这样的大巴非常好,中国是不是来几台,尤其成都。

关注脚下的东西是我们每一天需要非常非常重要的一个事情。有人说,我活着就是为了改变世界,我非常讨厌这句话,70亿人都改变世界,世界怎么办,世界同意了吗?高山仍然是高山,流水仍然是流水,草原仍然是草原,人活着改变世界,草原没了,冰山没了,我们改变了,好了吗?

我觉得改变是好的,但是改变多了不好,因此,今天叫光的尺度,就是尺度要有适度,什么叫专业,就是在适度的状态下,我们做好专业。我记得下围棋的时候,这个围棋手已经优势了,优势了多少,一目半。

因此,专业是非常细微的尺度,我们永远处在大尺度的时候,我们就感觉难受,我们需要回归到一个非常细小的、跟脚下有关,把温暖的光布到脚下,布到身边,冷的光跟天进行呼应,这样形成的一个环境,我认为是舒适的。

现在,全世界的,所有城市都有光,有关系,以前大家不知道照明设计师是干什么的,我们这个职业2006年国家正式认定,非常年轻的一个职业,但是年轻的职业也在超尺度的改变城市,希望大家关心它,永远看清脚下,走得稳,才是我们未来的路。谢谢大家!

<完>

讲者:许东亮

照明设计师栋梁国际照明设计中心设计主持人,北京建筑大学 ADA 研究中心光环境设计研究所主持人。他也是 2017 年金砖会议期间厦门夜景提升总设计师,2018 年青岛“上合会议”期间城市照明提升总设计师。他主持的哈尔滨大剧院建筑照明设计荣获 IES 卓越奖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“灯谷网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engoo.net/interview/626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)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QQ交谈

邮箱:190707072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9:00-17:30(节假日休息)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加好友

微信扫一扫加好友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