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首页 人物访谈

王彦智:对社会与人生感悟成熟时,你的作品也就成熟了

设计师分为两类:一类是很会说故事的设计师。一类是很认真做设计的设计师。初听王彦智,是同事说起他在灯光设计这一领域非常厉害,厉害的人都很忙,尤其如今的照明市场一片大好。

初听王彦智,是同事说起他在灯光设计这一领域非常厉害,厉害的人都很忙,尤其如今的照明市场一片大好。

初查王彦智,讯息寥寥,关于他的新闻也是颇有年代感,一度以为他不屑与众人为伍,傲然睥睨、居高临下。

初见王彦智,才发现这一切都是自我想象。头戴渔夫帽,脚踏匡威,笑容亲切的大叔,用他带有一点点台湾口音的普通话和我们畅聊了两个小时。

GD-Lighting Design主持设计师 王彦智

设计师分为两类:一类是很会说故事的设计师。一类是很认真做设计的设计师。

——王彦智

无心插柳:从室内设计师到灯光设计师

人的一生会遇到很多的转折,在命运的转折口没有人知道他们迎来的将会是什么,能做的就是抓住机会、勇于拼搏。

90 年代末的台湾经济已经非常萧条,像王彦智这些二三十岁的年轻设计师,在台湾已经没有太多的机会。对一个渴望机会的年轻人来说,中国大陆的发展就十分的有吸引力。

“1997 年开始关注内地市场,我在 1997 年和 1999 年帮台商在上海和北京设计过餐厅,以室内设计师的身份进入到内地市场”王彦智说。

至于后来怎么成为了一名灯光设计师,王彦智则表示有点阴错阳差的意思。

90 年代末的中国,照明行业才刚开始萌芽,在中国大陆真正懂照明的并不多。此时的王彦智刚好接触到了一群做市政照明的朋友,有一个立交桥的灯光设计想让他尝试。

“我在完全不了解灯光设计的情况下参与了一条桥的灯光竞赛。自己查资料、摸索、提案、投标,意想不到的是我竟然中标了。”当时的竞标者都拿着 A1 大展版效果图。他做的却是一沓厚厚的 A3 册子,甚至少到可怜的几张效果图。这样与众不同的展现方式让当时的业主方耳目一新,也让他得到了这个立交桥的灯光设计项目。

2001 年到 2002 年期间,王彦智的朋友在北京接触到了一个洲际酒店项目。想要他帮忙把关洲际酒店的灯光设计。“内地的设计师都不太会做,我就莫名其妙的参与了洲际酒店的灯光设计,那是我有生以来的第一个五星级酒店。”这让他真正意义上开始接触到室内的照明项目。

图 / 北京 通盈洲际酒店

市场的风向开始吹往灯光设计。而后俱乐部、建筑、城市、酒店这些不同类型的项目的灯光设计他也开始接触。王彦智表示:在大陆拿到灯光设计的报酬也多于室内设计,所以 2004 年决定开始专注于灯光设计,也成立了公司 GD-Lighting Design(大观国际)。

“我算是自学成才,我的观念没有受到过任何的引导,完全是自发行为。也没有受过学院派的教育。”

从帮朋友把关灯光效果,促使自己努力自学照明知识,到接触各种不同的灯光设计项目,机遇和市场指引王彦智进入照明行业;学习与努力则让他完成了从室内设计师到灯光设计师的转变。

坚持:专注于公共照明领域

“我曾经做过室内设计,我知道设计师该怎么去做设计。刚开始的亮化就是要求设计师做效果图,政府领导说要亮,没有办法真正的站在一个正确的位置做设计。”初入照明,王彦智就给自己定下了做公共空间照明的目标。

因为在他看来: 老百姓更需要的是他们对建筑空间的体验感。做景观空间、室内空间的灯光设计,是有责任所在的。如果将景观空间和室内空间的灯光塑造好,老百姓是有感受的,灯光的价值才能更好的体现。“照明是为人所用,而不是为人所看。”

在他看来一个社区的公园、图书馆或者区域性的文化中心,这样的公共类项目,是供于老百姓去使用的,对人们的生活有帮助,做起来也就显得更有意义。

图 / 深圳 蛇口海上世界文化艺术中心

“我也接了很多五星级酒店,从技巧上来说,肯定是比公共建筑好的。因为五星级的难度相对比较高,设计的视觉美感相对能够展现出来;但从意义上来讲,社会公共建筑会大于五星级酒店。因为五星级酒店是为少数人设计的,公共建筑是为全部人服务的。”

图 / 北京 巢酒店

王彦智一直强调作为设计师需要使命感,因为在他看来,设计的目的和意义是让人们过上美好的生活。他说:我也不可能成为大富豪,我可能比普通老百姓多挣一点点钱而已。生命中的个人价值需要在对于社会的责任感上得以体现。你的个人价值出来后,比穿什么名牌还更有价值。

抉择:个人价值和经济利益

这条更有个人价值的道路说出来或许很容易,但是坚持下来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。鱼与熊掌的不可兼得,让王彦智承受了更多的压力。“如果你把设计当作一个挣钱的工具,你可能过得很顺畅。但是如果你对自己有追求的时候,你就会遇到更多的压力,也需要更多的时间,投入更多的精力,但得到的报酬不见得比别人多。”

当他决定坚持自己的道路,就需要彻底摆脱以前所积累的资源和设计理念,他决心不做政府主导的城市亮化项目,也不去与工程公司打交道。

“我想走到商业设计的市场,因此,我开始去接触和认识开发商、建筑师、室内设计师。”有些路虽然会走得更辛苦, 但是对于王彦智来说,只要是自己想走的路就必须去坚持。“做设计我不想有太多复杂的因素干扰,而到达自由市场,你只要做好设计,说服业主认同,你的设计或许就能更好的呈现。”

图 / 深圳大学生运动会

商业设计市场靠的更多的是沟通与服务,需要花更多的心思去做设计,有时候一个项目从开始到完工,短则两三年,长则需要八九年之久。王彦智说:正因为项目投入的时间和成本较多,使得我们会更在乎我们做的设计。一个项目从设计到完工花费了我好多年的精力。可能这个项目完工,我今年已经快 50 岁了。我的一生能做多少设计,所以我们想要把每个项目做到我想要的效果。因为它们不只是设计费多少的问题,而是你用时间和精力去换来的,这是有感情的。

图 / 深圳当代艺术馆及城市规划展览馆

在这些坚持的日子里,王彦智带领团队做出了更好的设计,也得到越来越多人的认可。

他把自己比作钓鱼翁——愿者上钩:喜欢他的客户,认同他的客户就会愿意来找他合作。这样的前提下双方会有更多的信任,沟通也就更顺畅,希望的效果就更有机会实现。“把你的产品做好,了解客户的需求。不是所有的项目都是高端项目,不是每个项目都够成为作品,和做人一样,你的态度、你的责任指引你把事情尽量做好,就会有口碑相传的效果。”

低调,只因用心埋头做设计

“GD-Lighting Design(大观国际)到现在成立已经 16 年,我的职位没变,就是主持设计师。设计的工作几乎占了我70%的时间。剩下的时间就处理一些公司琐碎的事情。”如果你去翻看王彦智的朋友圈,就知道他的活动地点除了工地还是工地。

所以他说设计师分为两类:一类是很会说方案的设计师,一类是很认真做设计的设计师。“说设计”的这一类设计师更多的是去宣传演讲、创造知名度。

王彦智给自己在公司定位是主持设计师,因此公司许多服务设计的项目,只要有时间他都会亲力亲为。这也能解释为什么王彦智给不熟知他的人一种非常低调的感觉。因为他不是全国各地去参加活动,而是一直以自己的工作和设计为核心,不断去跑工地或者去和客户沟通。

图 / 深圳龙岗创投大厦

他非常认同面出熏说过一句话:设计师的成长是在工地锻炼出来的。在办公室画的图都是理想化的设计,只能论述方向性对不对。但所有现实的问题都是在工地上发生的。设计师需要去工地搜集问题,拿回来再进一步的讨论解决的方案。但是如果你不去工地就什么都不知道。

他表示:为什么很多设计师他的方案做得很棒,概念做得很好,说法也很对,但实际效果却不佳。

因为这需要注意两个事情:想法很好但你要付诸实践,更多的时间更应该花在工程阶段去实现它;把方案完美的做出来后,后期也要跟进服务好,至少去实际解决问题。

活力满满、永不止步的“潮大叔”

对于未来,王彦智则表示,这个世界已经是 90 后、00 后的时代,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子,这群年轻人的想法是什么,带领未来的潮流的艺术是什么样的,他都很好奇。

王彦智笑言“现在正值毕业季,我和几位朋友一起回台北参观毕业展,我们四个加起来快两百岁的人,穿着打扮丝毫不逊于这些年轻人。”不仅只是追求外在的活力年轻,王彦智表示:设计是一个永远充满活力与创造力的职业,必须要满足当代人的审美与追求,紧跟时代的潮流,这也需要设计师不断去学习。

图 / 南京第二届夏季青年奥林匹克运动会国际会议中心

如今中国的照明行业进步得越来越快,为设计师们提供了更加广阔的空间。室内灯光设计更是如此,近几年在国外斩获了许多大奖。

对于年轻的设计师,他坦言: 设计师这个职业是需要时间来成长的,可能到四五十岁时你的设计才会成熟。成为一个成功的设计师需要经过很多的历练,经受很多的失败与挫折。需要你对社会的认知、对人世间的认知,更需要虚心学习,放正自己的心态,慢慢让自己成长起来,慢慢找机会。更多地去累积自己的能力才行,更重要还是从做人开始。

本文来自网络,不代表“灯谷网”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dengoo.net/interview/399.html

为您推荐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(0)

联系我们

联系我们

在线咨询:QQ交谈

邮箱:190707072@qq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 9:00-17:30(节假日休息)

关注微信
微信扫一扫加好友

微信扫一扫加好友

返回顶部